簡自豪(Uzi)| 當冠軍觸手可及

簡自豪(Uzi)終于選擇了退役。作為英雄聯盟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ADC”,他16歲進入電競,職業之路充滿了驚奇,但與最渴望的S賽冠軍總是失之交臂。即使是天才,即使擁有天時地利,人生中仍然難免遺憾。

簡自豪(Uzi)| 當冠軍觸手可及

簡自豪(Uzi)

很少有人真的曾“渴望”過世界冠軍—這不僅意味著你天賦異稟、勤奮自律、具有非凡的激情和自信,還意味著獎杯曾就在你觸手可及的位置,在你能夠決定的時刻,在萬眾矚目之下離你而去—甚至不止一次—那些失敗的瞬間留下傷痕,在生命中挖出空洞,只有勝利能夠填補。

Uzi最早站在那個獎杯觸手可及的位置時只有16歲,是最天才、最激進、最兇悍、最具觀賞性的ADC。他的名字登上報紙,被父母的同事拿給他們看;他們夸獎自己的孩子。他差點就成為了世界冠軍。

那年他們的對手是來自韓國的SKT,他們隊內也有一名17歲的天才選手,司職中單,觀眾們叫他Faker。韓國是電子競技的強國,他們最早職業化、最早建立青訓體系、最早獲得主流社會的支持。那年Uzi所在的皇族0-3輸給SKT。

賽前,官方解說稱皇族是“中國的最強戰隊,甚至有機會成為世界最強的戰隊”。他們的確配得上這樣的稱號:來年他們替換掉了除Uzi的所有隊員,又站在了相同的位置,成為了第一支兩次站上S系列賽事總決賽舞臺的隊伍,但又一次倒下。賽后采訪中Uzi告訴媒體,他的目標就是明年的世界冠軍。在那一刻沒有人比他更接近了,也沒有人比他更渴望。

《英雄聯盟》剛出現在網吧電腦里的時候Uzi還只是簡自豪,13歲,他形容當時的《英雄聯盟》:“人人都在玩,甚至沒有游戲能打斷它的熱度?!迸f日的照片里,人們圍著占滿的網吧座位,排隊等著玩這款游戲;高中生和大學生們翻出教學樓的圍墻,在網吧的游戲登錄界面上等候,因為在線人數太多,服務器已經爆滿。

簡自豪擅長玩中路和ADC,那在隊伍里是打出傷害、引領比賽的角色,需要謹慎而靈活地游走在對方防線邊緣,躲開那些司職防守的壯漢的沖撞,再用子彈把他們送回老家。13歲時他已經是一名老玩家,貼吧里的“路人王”,就像野球場上能過掉對方全隊的陌生人。

很快,《英雄聯盟》在中國職業化,簡自豪吸引了俱樂部的注意,被引薦給參賽隊伍之一皇族?;首甯σ贿M入職業賽場就創造了奇跡,在建隊僅一個月時取得了冬季聯賽的亞軍,而天才ADC簡自豪也成了萬眾矚目的新星。

ADC是《英雄聯盟》中的兩種主要輸出位置之一,通常指射手,強大但脆弱,一般躲在別人身后瞄準對手。

但天才ADC簡自豪打破了這種普遍想象,他的風格兇悍,冒著被擊中的風險在對手射程邊緣徘徊,緊盯他們偶然錯亂的步伐,用子彈壓低他們的生命值。很少有ADC能在比賽中表現得如此充滿勇氣和激情,解說們說他在賽場上兇悍的表現“像開啟了瘋狗模式”,粉絲們據此給他起了個外號,叫他“狂小狗”。

“狂小狗”很快被拿來和當年的世界冠軍得主、WE戰隊的ADC“微笑”做比較—競技體育中的一切天才新星都會面對觀眾和媒體的這種無聊猜想:到底誰最強?他會一直強下去嗎?或者只是曇花一現而已?人們急于見證之后的事情,也急于蓋棺論定?!翱裥」贰焙苡锌赡芎芸飓@得獎杯—在當時看來—他在一支強悍的隊伍,他擁有超群的實力,他還年輕,廣闊的天地已經向他敞開。

簡自豪(Uzi)| 當冠軍觸手可及

簡自豪(Uzi)

但對于還在高中生年紀的簡自豪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在海南待得很快樂。征得父母同意后,簡自豪來到皇族戰隊的海南基地。父母常年外出打工,他和姐姐住在一起,用生活費翹課打游戲,并在這里第一次體驗到何為自由。

他每天練習十幾個小時的《英雄聯盟》:訓練賽、排位賽、操作練習,那是他最喜歡的事情;他追求操作的極致,職業賽場上的ADC常用組合鍵確定自己的射程,但簡自豪用同一個鍵移動和攻擊,依靠直覺判斷對手的攻擊距離,猜測對方何時松懈、何時恐懼,抓住一切機會進行輸出。

生活也像登上天堂。工資隨意支配,想吃什么就去買,想干什么(其實除了打游戲也沒什么想干的)就去做。隊友之間偶爾會吵架,也只是為了訓練上的事情,下了電腦就忘掉。

那時沒有成績的壓力,也沒有什么戰術—就像網吧里的好朋友那樣配合,需要幫助就喊,想要進攻也喊。簡自豪喊得很多,在2012年的游戲版本里ADC是后期核心,隊伍遇到困難時常指望著他的發揮;快樂的少年們輕松地創造了奇跡,作為黑馬沖入決賽。

轉年過來,奇跡仍在繼續,經歷了2013年春天的短暫低谷后,夏天的皇族在賽季末戰勝了前世界冠軍WE戰隊,獲得了世界賽預選賽的資格,又連勝七場,成為了賽區頭號種子。他們淘汰了曾有斐然戰績的WE、IG,又擊敗了常規賽統治聯盟的“黑暗勢力”OMG,有人謾罵他們是“旅游隊”,咒他們出國一場也贏不下來。

這些謾罵種在簡自豪心里—現在他叫Uzi了—輸比賽的口水戰已經在預演,Uzi第一次意識到職業賽場的殘酷。保送八強的皇族在賓館里看著OMG小組賽一路過關斬將,他們甚至戰勝了奪冠呼聲最高的隊伍:那支有天才新星Faker的韓國戰隊SKT;最不巧的是,1/4決賽抽簽把他們兩隊放在了一起。輿論聲浪倒向OMG,人們大多認為他們能在國際賽場上完成復仇;Uzi和他的隊友們也害怕了,他在采訪中回憶,那時他們?;ハ嗾{侃,擔心自己真的要成為“旅游隊”。

但這場比賽成了Uzi的成名之戰。第二局中,Uzi選用暗夜獵手薇恩,那是《英雄聯盟》里最脆弱、最靈活、最需要經濟但能最快擊殺坦克英雄的ADC。在那局比賽最后,他繞到對方五人身后,用自己的翻滾技能連續躲開對手的箭矢、飛彈以及近身的企圖,配合隊友將對方全部擊殺。那是大多數人第一次看到ADC能出現在那樣的位置:不需要任何保護,站在對方五人身前,憑借勇氣和反應生存下來,然后帶領隊伍走向勝利。

于是黑馬戰隊皇族站上了代表《英雄聯盟》最高榮譽的S系列賽事的決賽賽場,對手是SKT,然后連輸三局,獲得了亞軍。后來的采訪里,Uzi認為自己比賽時太過心急:想贏,想盡早打倒對手,但失手了,自己反被打倒?;首迦〉昧酥袊犖樵谶@項賽事上最好的成績,但口水戰還是如約而至。其他中國戰隊的粉絲們對他們決賽被橫掃的戰績表達了憤怒,并假設是OMG進入了決賽—他們小組賽就贏了SKT,萬一他們還能一直贏呢?年齡和輿論的雙重壓力下,皇族首發中有三名選手選擇退役,另有一人遠赴北美。

2014年的春天,皇族原來的首發只剩下了Uzi一人,他改打中路,隊伍一度瀕臨降級。到了夏天,皇族引進了兩名韓援,再次搭上資格賽的末班車闖進了世界賽,甚至再一次闖進了決賽。那次擺在他們面前的是《英雄聯盟》職業聯賽歷史上實力最具壓倒性的戰隊SSW,他們1-3告負,皇族獲勝的那一局也是SSW在那年的S賽上輸掉的唯一一局。

在SSW輸掉的那一局里,隊伍的ADC具晟彬(imp)被Uzi對線擊殺,他在賽后夸贊Uzi是世界第一ADC,媒體拿imp的話來問Uzi—就像去年那樣,人們又來比較他—但Uzi還是沒有接受。他只說希望拿明年的冠軍。

于是2015年,Uzi出現在了OMG戰隊的名單里—人們管那支OMG叫“銀河戰艦”,他們的上單、他們的中單、他們的打野、他們新來的ADC,全都是中國最強的—隊伍甚至為Uzi準備了三個輔助,包括原來打ADC的選手。人們沸騰了:如果他們不是冠軍的話,誰還能去爭一爭呢?

而皇族在Uzi出走后則再一次陷入震蕩,在2015年沒能完成保級,降入次級聯賽。俱樂部同時決定收購一支頂級聯賽隊伍,改名“皇族永不言棄”(RoyalNever Give Up, 簡稱RNG),繼續頂級聯賽的征程。

簡自豪(Uzi)| 當冠軍觸手可及

簡自豪(Uzi)

沒有人能預料到,那是Uzi至暗時刻的開始。在外界的描述中,2015年OMG上單狀態突然下滑,打野陷入迷茫,三路隊友都是激進打法,不知道該幫誰;和Uzi配合最好的輔助跟他一樣兇猛,比賽中他們總是陷入包圍?!般y河戰艦”未能起航,春夏兩賽季他們都在季后賽上首輪出局。質疑紛至沓來。是隊內不和嗎?是驕傲自滿了?人們無法理解五名最強的選手聚在一起戰績卻一路倒退。

Uzi開始緊張,他向《時尚先生 Esquire》描述:“到了大家口中的銀河戰艦,每一個選手都是國內最強的,自然而然地就產生了很不自在的感覺。壓力很大,就會覺得我自己一定要表現得特別特別好?!钡搅讼奶?,隊伍選擇將他放在替補。

同樣在2015年,Uzi的背部和手腕開始疼痛,嚴重時手指發麻,無法握持鼠標。他的傷病比大多數電子競技職業運動員都要嚴重,但直到兩年后在RNG俱樂部遇到新理療師才明白原因:他在訓練和比賽中習慣右肩前傾、斜持鼠標和鍵盤,多年來保持異常姿勢讓他的肩胛骨從胸廓上脫位,連接二者的肌肉緊繃發炎,無法維持正常功能。說不清這是什么時候養成的習慣,那姿勢就像他與硬件交流的語言,鍵盤和鼠標已經仿佛他身體的延展。理療師曾試圖擺正他的鍵盤,那讓他感覺鍵位脫逃了。

Uzi無法忍受沒有比賽可打的日子,他渴望獲勝,渴望成為世界冠軍。

第二年,Uzi選擇離隊,加入QG戰隊。

但Uzi還是在替補席。QG是一支磨合成熟的隊伍,由于有英雄池奇詭的中路doinb,隊伍戰術特殊,隊友們承認Uzi的實力,但不能讓他上場。

確實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Uzi在臺下坐著,他看到觀眾們高喊他隊友的名字—他們曾經也那樣高喊他的名字。

時代已經改變了,Uzi意識到,他得融入戰術,他得上場,他得取得勝利。他反思在OMG的時光,自己不是最勤于訓練的,甚至囿于壞心情時或有所懈怠。這不行。要保持最頂級的狀態,要成為最勤奮的人,那才能把機會握在手中。春季賽結束后,Uzi回歸剛剛取得聯賽春季賽冠軍的新皇族RNG。那是他職業生涯的第四年,從狂小狗到Uzi,他總是與冠軍擦肩而過。

RNG的中路選手“xiaohu”李元浩在第一次聽說Uzi要加盟RNG的時候有一點害怕—他太兇了,據說誰打得不好他就會罵。李元浩性格隨和,比較害怕挨罵。

但Uzi沒有他想象的那么兇—好吧他在訓練時確實很兇,誰操作失誤了他就直白指出來,他讓人感到壓力,但也能激發斗志—平日里他稱得上隨和,愿意融入大家,也常開玩笑。照料他們起居的生活總管回憶,在RNG一眾年輕選手里,Uzi的坦誠大方顯得突出,他是最常和工作人員互動的選手,也常請全隊出去吃飯,會確保不落下任何人。

Uzi從不說他自己的感受,但也許他沒有表面看起來那么平靜,這位無冠的天才ADC在接近一年沒能首發上場之后,重新成為了一支隊伍的戰術核心。他得重新證明自己。

從那時起他腦中仿佛裝了鬧鐘,睡上六七個小時就會響;他是全隊作息最不確定的人,凌晨5點睡,有時候10點起,有時候是十一二點,起床就訓練,別人休息時他也訓練,背痛起來抓緊時間做按摩,然后繼續訓練。他的狀態越來越穩定,《英雄聯盟》也終于迎來了又一個下路版本,到了2017年,RNG已經成了頂級戰隊,在春天獲得聯賽亞軍,夏天再一次進入季后賽決賽。

Uzi面對的是老對手EDG,那時EDG是取得聯賽冠軍最多的隊伍,隊內核心人物是與Uzi幾乎同時進入職業聯賽的打野“廠長”clearlove。但比賽出奇地順利,RNG有驚無險地拿下前兩局,2-0來到了決賽的賽點—幾乎已經蓋棺定論,從來沒有哪支隊伍在總決賽完成過讓二追三的奇跡,RNG甚至可以放松一局,然后一擊斃命。

但一種要輸的預感突然間浮上Uzi心頭—他告訴《時尚先生Esquire》—關于身體的不適、技術的不足,那些與隊友尚未能配合成熟的技術,以及自己曾經表現不夠穩定的時刻攀上他的心頭,他的操作開始失常。接下來的第三局,RNG選出了兩個ADC,前期取得優勢,但被EDG偷掉了大龍,拖入后期輸掉了;第四局,RNG再拿雙ADC,推下一塔,埋伏擊殺EDG中單,但最關鍵的團戰里Uzi走位失誤被秒殺,支援的隊友被團滅,EDG順勢拿下勝利;到了最后一局,EDG換成了雙ADC陣容,在前期又被RNG打成劣勢,但中后期兩次抓住Uzi的失誤,最終完成翻盤。

當一件事情出乎意料地反復發生—比如輸掉決賽—你就難免想象它是某種宿命的要求。Uzi相信自己能贏,但那些輸掉的決賽像大石頭一樣壓著他,它們的重量在關鍵時刻一再顯現。夏季賽之后Uzi陷入短暫的消沉,但他沒有太久可以反思—他即將迎來2017年的S系列賽事,當時他已經闊別那最高的賽場三年。

2017年是《英雄聯盟》賽事在中國熱度驟增的一年,當年的S賽決賽定于北京鳥巢舉行,有三支中國隊伍,EDG、RNG與WE參賽,其中WE和RNG進入了半決賽。決賽門票開售即被搶空,黃牛票價在網上炒到數千,人們期待一場在鳥巢舉行的中國隊伍內戰,或者至少—兩場中韓對局,贏下一場就能在鳥巢看到中國隊伍。

風水輪流轉,曾被嘲諷是“旅游隊”的皇族在這一年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2017年游戲是下路ADC統治的版本,人們期待Uzi的發揮,他也不負眾望,帶領隊伍在小組賽階段雙殺韓國強隊三星,而三星此刻正是WE的半決賽對手。

RNG半決賽的對手則是SKT,他們已經連續兩年取得S系列賽事的冠軍,天才中單Faker已經變成了“大魔王”,擁有無可匹敵的榮譽和實力,仿佛橫亙在所有職業選手面前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墻。

RNG以挑戰者的姿態出現,他們在贏下第一局后商定了一個特別的戰術—不禁用版本優勢英雄加里奧—是個陷阱,讓他們的王牌選擇功能性英雄,抑制他的輸出,而針對他們其他位置的選手;在已知對手的戰術思路時去應對,更有可能取得勝利。他們的設計只差一點就成功了,第三局中Uzi拿出了他的招牌英雄薇恩,兩次擊殺Faker的加里奧,以6/0/3的完美數據推掉SKT的主水晶,取得了賽點。

但SKT在關鍵時刻找回了自我。他們回歸了最擅長的運營戰術,盡量躲避RNG的團戰,拿下了第四局。決勝局上RNG的隊員臉開始發紅,每個人都拿出了自己最擅長的英雄準備殊死一搏,但奇跡最終沒有出現。SKT 3-2拿下了勝利。

WE 1-3輸給了三星,鳥巢最終被兩支韓國隊伍占據,但RNG獲得了聲望。

他們是中國戰隊在世界賽中發揮最好的一支,他們打了一場贏得了觀眾尊重的比賽,在毫厘之間輸給了SKT。

很多人在幾年之后總結,認為那是RNG離世界冠軍最近的一次,2018年春天《英雄聯盟》官方削弱了ADC的局內表現,新的版本被認為不適合Uzi,也不適合RNG。

簡自豪(Uzi)| 當冠軍觸手可及

簡自豪(Uzi)

2017年初,RNG原輔助mata轉會回到韓國,從YM轉會來的年輕輔助Ming進入一線隊,RNG轉為全華班。史森明來到RNG的時候相當忐忑—在傳言中,Uzi對輔助有著極高的要求,在對局中也最經常與輔助交流(有時是激烈的交流),史森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跟上這個全世界線上最兇猛的ADC的腳步。

一開始是痛苦的,在Ming的講述中,關于《英雄聯盟》的每一個細節都需要Uzi教給他—站在哪里,何時走上前,保留什么技能、釋放什么技能,對手來支援的時候如何全身而退—他做錯的時候Uzi會批評他,有時是傳言中那種激烈的批評。他壓力很大,但是沒有告訴任何人,他決定要成為與Uzi的實力相匹配的輔助。

Uzi在比賽中很少看小地圖,他愿意犧牲一些對于對手支援線路的判斷來實現在線上更強力的壓制,這要求輔助要更多地幫助他判斷場上局勢。到了2018賽季,Ming修煉成了《英雄聯盟》職業賽場上視野排布最好的輔助之一—這意味著他總能提前發現對手的動向,判斷何處安全、何處危險,確保他和Uzi的組合不會陷入包圍—他同時也是保護ADC最堅決的輔助,他舍身為Uzi阻擋對手子彈的身影成了觀眾們津津樂道的話題。Ming樂于這樣做,他尊敬Uzi的強大實力、輝煌的職業生涯與堅定的意志,他也想幫助Uzi實現他對于世界冠軍的渴望。當《時尚先生 Esquire》問他為何比別人更多地作出保護ADC的舉動時,史森明說:“那也要看ADC的ID的呀?!?/p>

2018年不是對ADC最友善的一年,但Uzi早就做好了準備,如果決定成為核心,就應該能逆版本而行。經過了一整年的磨合,Uzi和Ming的下路組合成了中國《英雄聯盟》職業賽場上最強勢的一對,其他選手也都是職業賽場上相應位置最強的幾人之一。Uzi不再帶動每場比賽,但他更能做好領袖。他在訓練中批評隊友們,確保每個人都保持在比賽時的壓力水平,隊友們也心服口服—需要有個人來時刻提醒隊伍哪里做得不好,RNG的其他隊員都是隨和話少的類型,Uzi就擔當這個責任。2018一開始并沒有那么順利,在春季賽結束時RNG僅排名東部第三,但他們一路高歌猛進,甚至在半決賽擊敗了常規賽僅一敗的IG,并最終擊敗老對手EDG取得了冠軍。主教練孫大勇捧起獎杯,遞給Uzi,但Uzi沒有接,他大腦是空白的,第一時間沒有明白發生了什么。這是他進入職業賽場六年以來第一次獲得冠軍。

就好像突然打開了決賽獲勝的開關,RNG連續拿下了季中邀請賽和夏季賽的冠軍,Uzi還作為中國隊的一員在雅加達亞運會上取勝—這是電子競技第一次登上主流體育的舞臺,也是Uzi第一次披上國旗。拿下一年中的所有冠軍—這是擺在RNG和Uzi面前的選項—從來沒有任何一支《英雄聯盟》職業隊伍做到過,建立王朝的SKT沒有,史上最有壓制力的SSW也沒有,而RNG距離這個目標只差一座S賽冠軍。

2018年的S賽由RNG、IG、EDG代表中國大陸賽區參賽,三支隊伍都順利打入八強,RNG列小組第一,EDG與IG列小組第二。RNG有三分之二的可能性抽到同賽區隊伍,而唯有的另外一種可能—也是賽前大家認為最好的抽簽結果,是對陣來自歐洲賽區的三號種子G2。

在2018年之前,《英雄聯盟》歐洲與北美賽區還被視作是魚腩—賽區內少有世界級的中單與ADC,戰術也很奇怪,會拿一些中韓賽區絕對不會用的英雄。而對于當時的歐洲三號種子G2,以及他們的代表選手中單Perkz,大多數人的印象還只是他會玩一個非常冷門的中單英雄“大發明家”。

抽簽那天,RNG正抽中了G2,而IG運氣很差,抽中了韓國賽區頭號種子KT。網絡上大多把G2視為RNG八強可能對手中最弱的隊伍,不少人已經在分析下一輪應該怎么辦:無論晉級的是KT還是IG,都將是一場惡戰。

比賽很快打成2-1,RNG摧枯拉朽般地贏下了兩局。第四局教練卻奇怪地選出了難配合的陣容—從賽后的紀錄片能看到,他們想把核心戰術留到下一輪。

而進入到決勝局時—賽前沒人想到這場比賽會打到這一步—沮喪的情緒彌漫開來,除了新換上場的選手mlxg,每個人都是面如死灰。Uzi一場比賽只說了十幾句話,其中一句是“失誤,失誤,我總是失誤”。幾乎沒人見過他這樣少言寡語的時刻。

RNG倒在了八強。那年的S賽冠軍最終由IG取得,他們斬落KT,并兩場3-0利落地擊敗了G2和淘汰EDG的FNC,圓了中國隊伍在S賽賽場上奪冠的夢想。到了2019年,RNG三名選手分別因為壓力和傷病退役,隊伍沒能再達到之前的高度。2020年,Uzi的肩手傷病進一步加重,同時診斷出II型糖尿病,服藥讓他無法像從前那樣長時間集中精力,在整個春天缺席賽場后,他最終決定退役。

簡自豪(Uzi)| 當冠軍觸手可及

簡自豪(Uzi)

RNG《英雄聯盟》項目的主力隊員們住在上海一幢別墅里,幾名工作人員照料他們的生活起居,訓練室、餐廳和理療室構成一樓,寢室則在二樓。訓練室里擺放著寫有訓練賽成績的白板:沒有比賽的日子里,隊員們每天要和同級別的隊伍進行六場訓練賽,其余的時間是單人訓練,或者和低級別隊伍練習戰術;除去吃飯和睡覺,他們每天唯一的放松是在別墅的花園里吹吹風。

根據工作人員們的講述,即使在這樣嚴格的訓練要求下,Uzi仍然一直在給自己加練。理療師常能看見他每天第一個下樓—理療師是整個房子里唯一一個作息正常的人。Uzi不賴床,也不在房間里游蕩,他總是第一時間投入訓練;xiaohu說,Uzi把在隊伍大巴上的時間都用來看比賽視頻。但Uzi并不因為訓練感到疲勞,他認為讓職業選手離開巔峰的是壓力:在充滿顧慮地登上賽場之前,選手的時間只有兩年,而對于Uzi而言,他的大多數職業生涯都在和那種致命的顧慮做斗爭。在賽場上,Uzi為觀眾們的呼聲熱血沸騰,也因為擔心讓那些呼聲失望而陷入自責;他不是對技術最癡迷的人,賽場對他而言更像是舞臺,他希望奉獻完美的自己。

RNG是個大俱樂部,僅工作人員就有200多人,但《英雄聯盟》項目占了俱樂部影響力的七成。其他項目的隊員們從事著幾乎同等辛苦的訓練,倔強地認為自己能做到更好(就像每一個競技體育的運動員那樣),期待著有新的項目能像《英雄聯盟》那樣帶來席卷全國的風潮。公司宿舍的墻上掛著很多體育明星的語錄,其中也包括Uzi,他是這一項目上的偶像,退役之后第一次正式在直播上露臉是解說RNG的比賽,那天他的房間里有近2500萬人觀看。

當《時尚先生 Esquire》編輯見到Uzi時—現在應該叫他簡自豪了—他正在手機和平板上一邊打游戲一邊看直播。他長達八年的、始終保持著頂尖水準的、輝煌而遺憾的職業生涯就此結束了。簡自豪仍然懷念賽場上的激情,他在央視采訪的最后說,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再回到賽場。

但年輕的選手們已經走上舞臺,IG贏得S8冠軍時隊內ADC喻文波只有17歲,如今也成長為世界頂尖選手;轉年過來,Uzi曾經的隊友doinb帶領FPX獲得了S9的冠軍。新人輩出,賽事關注度在提升,戰術也在進展,再沒有ADC能讓一支一流隊伍堅持把四保一當作底牌。

Uzi退役的時候,很多人向他發來祝福,包括他的老對手Faker以及在2018年擊碎他奪冠夢想的中單perkz。Faker向他表達了不舍,在2019年就改打ADC的perkz則說,正是Uzi引導他走上ADC的道路。

在聊天中,簡自豪對未來的設想更多在賽場之外。還有很多事情等待著他的參與—他一直希望能和女朋友去一趟馬爾代夫,打了這么多年職業聯賽從來沒有過充足的時間;他決定做個主播,也許以后會成為解說嘉賓。誰知道呢?他的人生似乎突然間四通八達了起來。而簡自豪自己只有一個規劃和一個期待,他想要“做成更好的自己”—就像他在《英雄聯盟》賽場上做出的最自豪的操作那樣,面對IG五個人的包圍,他緊盯眼前,躲掉更多的技能,命中每一發子彈,拖延到隊友的支援,直至拿下五殺。他不得不帶著遺憾走到生活中去,在其他地方重新贏得一切—這是新的征程,但誰說不可以呢?對于冠軍的渴望仍然在簡自豪的血液中沸騰。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全